风中一只猹

狗血三俗爱好者,内心洪荒之力奔涌

惊天大糖!!!!!!!!!!!!!!1

https://m.weibo.cn/status/4100392055311764?wm=9006_2001

惊天大糖啊旁友们!

整个预告里唯一一对句话,是梅林说的“Oh my God, Harry”

四舍五入,就是jiao chuang a!



写手问卷

////脚脚写的小甜饼特别可爱,还有画的Steve我也好喜欢。这是一个写作绘画设计全能的小能手!还特别好地监督我背英语单词!她超可爱!希望大家也都来爱她!

坑中一只脚:

差点把密码都给忘了……


填问卷秀我猹~笔芯❤️


 @好加菲-闭关南山中 


1. 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不换名字会死系列,狡兔三窟,渣写手三名,热爱换名哈哈哈。


    目前是坑中一只脚,因为我猹给我的爱称是脚脚,=v=




2. 当写手多久了?


    高一的暑假写的第一篇,发到了贴吧上。


    后来就断断续续在每年的暑假写,大学以后开始有空就写。




3. 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顶多八万字?


    初心cp有两篇正经的完结文,一篇差不多三万字,rf都是段子,零零总总,没算过。




4. 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鸡血和闲的慌。


    现在的话,有的时候是为了给猹看,毕竟猹是个好写手,泡妞嘛,你懂的,要投其所好。




5. 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高一的暑假,脑洞唰啦啦,落笔干巴巴,哈哈哈👌




6. 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我其实没怎么变,就是死矫情,自我感动。






7. 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的话,都是无脑谈恋爱,只会傻白甜。


    前段时间写了点原创的段子,基本都是be,正在努力练习插刀。




8. 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所有喜欢的cp原型大概都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然后甜虐都可以发挥起来,非常好,很典型的。




9. 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RF和初心cp,只为他们写过文。


    (刚刚快速翻了一下,打脸了,还给根肖写过文,手动再见




10. 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不擅长写长句,不擅长写比喻,不擅长写场景,不擅长写内心戏,


    我其实觉得自己挺适合写段子的,短小精悍,别名相声。




11. 最喜欢的作者是?


    不正经方面的话,是台湾的一个作者,蝴蝶seba,她的所有作品我应该都看过,有好几本看了四五遍。用现在眼光看,她的文笔和故事也未必有多好,但我还是爱她,下意识地模仿她。


    正经方面的话,应该还没有,因为看的书少,非常浅薄。


    但我确实很喜欢史铁生,做过好多摘抄。






12. 平常会不会花很多的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只要想吃粮的时候就会看。


    有猹之后就一直看猹啦~




13. 尝试模仿过别人的文风吗?


    有,蝴蝶seba和所谓的日式风格。


    前者给了我莫名的港台腔,后者只给了我超短的断句方式。


    也不知道我小时候怎么想的,把日式风格理解成没有形容词……


    excuse me???


    专注坑自己一百年= =




14. 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鸡血期还可以,做好准备的时候可以日更三千。


    但是说坑就坑哈哈哈。


    现在基本上不更了吧,poi完结的太痛了,感觉我走不出来。




15. 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创作的界面要好看,键盘要有打字声。


      爽。




16. 灵感枯竭的时候怎么办?


      憋,鸡血期的时候会一直憋,必须完成日更的目标,因为还是很想看大家的反应。




17. 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喜欢和能力总是两回事。


      我是很想正经的,写出来都是逗逼,我也很绝望。




18. 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因为自己的产出勾搭到朋友。


      比如说我猹。


      你们肯定不知道,认识猹,和猹成为好朋友,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简直是我去年发生的最好的事情。


       




19. 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ooc


      写文图乐呵,没有认真研究过人物,所以没被大家扔鸡蛋已经非常满意了。






20. 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想不起来了,谁记得这个……




21. 写过h吗?


      写过一次。


      太难看了,后来就再也没写过了。


      但是正在努力练习中。




22. 坑品怎样?


      非常差。


      管杀不管埋,挖完坑就跑,超级刺激。


      lof有两个号,上一个号因为被三次元朋友发现了,放着坑就跑了。


      这个号,因为poi的大结局,所以也暂时搁置了。


    


23. 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瓶颈?


      应该问什么时候没有瓶颈才对orz


      坑就是放弃的证明!


      没有谁,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破罐破摔=v=




24. 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脑洞和文笔。




25. 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变傻了,因为常年专注傻白甜。




26. 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会检查错别字和语句是否通顺。


    大修?等我有完结的文再说吧=v=




27. 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被打断,因为进入状态很不容易。




28. 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希望能找到下一个坑,能让我有创作的欲望。


      自从poi天台扎心以后,我就陷入了无欲无求的状态,躺平装死,对cp这种事都看开了……






29. 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赶快赚钱!


      赚钱包养基友,大家吃吃喝喝撸撸猫。


      开心!




30. 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作为社恐,和大家都不熟,不好意思打扰。


      填这个问卷也只是为了秀一下我的猹~


      但是我猹现在学业可忙了,不能打扰她,就随意吧~

可爱的爱我的小精灵又来啦——这是一只足球强


豆豆眼真的好可爱呀,捧大脸=w=

色调也好明快,好开心~


我爱我的小精灵


小精灵才开始画画不久,还是一只很新很新的画手,我要陪着小精灵一起长大。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如果大家喜欢小精灵的作品,请帮害羞的小精灵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吧~谢谢大家啦!

作品名称——《毫无长进的鹿的一生》

作者:一只爱我的小精灵////

表情有参考:极度狂热——八强


我说:好心疼鹿强哦

小精灵说:我告诉你故事背景你就不心疼了,一张通缉令:通缉那个吃了我家果子就跑的鹿,对,就是那个鹿,脑袋上没毛的那个!

鹿:哼(╯‵□′)╯︵┻━┻


小精灵又说:被抓现场!举起你的蹄子来! ——这就没有原来的傲娇感了!

但是小精灵还是为我改成了八强,并说:一头鹿,偷果子,从年轻偷到年老,依旧被抓,毫无长进


小精灵害羞得不要自己发出来,真可爱,我爱我的小精灵=w=

好R

铁打的便当,流水的马强

脸强群,不分攻受,接受所有脸强CP,拉郎混吃

天天开车,夜夜笙歌

匿名飙车,全群欢乐

迎风流泪,躺平吃粮

王男2也要来了,脸强合作的第五部戏,真的不来吃这口安利吗?

老司机,带带我

豪车试驾,微博@伞板资源速递,关注有惊喜,灵车,黄包车,送奶车,碰碰车,多款型车,等你来玩

还有更多惊喜,尽在群内停车场——扣扣群,论骑士与魔法师 439816062


Remee:

自制 “兴许再过一百年,会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爱上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并且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将他们分开。”一个BE了很多世最终HE(?)的故事。

Firthstrong·脸强MV·爸我回来了-周杰伦·脸爸强妈蛋仔视角

这个视频,超赞的!!!开口跪系列,渣攻脸,隐忍强,还有忧桑的蛋蛋,连一只狗都演技爆棚,表情神到位。
旁友,你见过有人家暴用狙,把卫生间的墙打得全是碗大的窟窿吗?
我强的泣颜真是美到我硬得发痛!

蜘蛛与狼狗:

自制 脸爸强妈+蛋仔儿子 ……刚看完KSM就想剪这个了,各种懒癌结果拖了一年(。)虽然我打了暴力虐慎入的警告,因为【反暴力人人有责(正经脸)】……但是如要我摸着良心说,开脑洞和剪视频的时候都差点被自己活活笑死(。)所以如果各位看客觉得好笑,那因为就是真的很好笑(。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76729/

    


    

赶明儿把梅林相关的的另一个脑洞也填了w

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死亡和一次邂逅

激动得哭出来,我的小伙伴,情人节快乐QwQ

草莓芝士卷:

情人节快乐! @风中一只猹 

    

总感觉相熟很多年了,算一下发现竟然才两年。

    

心友难得, 
                   
 所以写成什么样都禁止殴打我。        
      

    

 
                   
 我的手背叛了我的大脑,我不对这篇文负责(。)        
        
        
      

    


    


    

1

    


    


    


    

    窗帘拉起来了,房间里一片昏黑,终端机屏幕闪着诡异的黯淡绿光。

    


    


    

    又死了!

    


    


    

    他狠狠砸着拳头,在墓志铭上打出“辣鸡游戏,策划狗带——9996”。

    


    


    

    他玩这个游戏已经很长时间了,却没有一次超过25岁——他今年24岁,每次都会迎来莫名其妙的死亡。

    


    


    

    安全气囊因故障未能弹出,被抛出窗外撞墙而死。

    


    


    

    被狼扑来吃了个爽。

    


    


    

    喝母乳太猴急不慎窒息而死。

    


    


    

    玻璃插进脑壳里。

    


    


    

    被狗日死。

    


    


    

    ……

    


    


    

    他打开排行榜,高高挂着的107岁——一年前,仿佛一把刀子,狠狠戳进心窝里。

    


    


    

    都是你的错。

    


    


    

    全都是你的错。

    


    

    

    

他颤抖着手开始进行下一个人生。

    


    


    


    

2

    

    

    

  

    

  第9999次,选择墓地的瞬间。

    


    


    

    游戏图标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脸鼓鼓囊囊的小人,坐在原本放置游戏的地方,嘴里还使劲嚼着半块白色大字。

    


    


    

    他没有名字。

    


    


    

    就是字面意义的没有名字,他的头顶上的一行大字:没有名字。

    


    


    

    为了不妨碍叙述,就叫他没有名字吧。

    


    


    

    他没有惊讶和恐慌,而是伸手轻轻碰触了一下。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名字吃完了游戏后,开始寻找下一个食物。

    


    


    

    他收回了手指,脸上挂了些怅然的微笑。

    


    


    

    “你很像我之前的一个朋友。”

    


    

 

    

   “他曾经是有名字的。”

    


    

 

    

   “后来他把他的名字送给了我。”

    


    

   

    

     “但我弄丢了。”

    


    


    

    “我们都没有名字了。”

    


    


    


    

3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实际上只有几个月。

    


    


    

    但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了经历了9999次人生,这几个月也就和很多很多年划等号了。

    


    


    

    曾经两个志趣相投的伙伴,志趣相投到公用一个名字。

    


    


    

    “我们的游戏……我们的人生……”

    


    


    

    一个是曾经名字都没有的贫民,一个是只有名字的贫民,还要着重强调一下,两个原始人类。他们自然没有资格享受到供新人类的模拟人生仓,连第七代人造人的待遇都不如。

    


    


    

    至少他们还可以通过零件的更新换代间接达成。

    


    


    

    “这是我们的世界。”

    


    


    

    那个少年目光灼灼,连带周围都闪着光,好像十年一度的光子爆照提前到来一样。

    


    


    

    “对。”

    


    


    

    自己当时是这样回答的吧。

    


    


    

    他维护了这个世界,代价只是一个名字。

    


    


    

    多么划算。

    


    


    

4

    


    

  

    

   说不清是谁的错,因为谁都没有错。

    


    

5

    


    


    

    这个世界脱离掌控是必然的,用廉价的地此方运算机都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所以这个世界被摧毁的那天也就显得格外绝望。

    


    


    

    “我不会放弃的。”

    


    


    

    这次他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不过是真亮:数不胜数的数据汇成奔腾的河流在他面颊呼啸而过。

    


    


    

    他也终于作出这个决定。

    


    


    

    既然世界会被摧毁,那就成为新的世界。

    


    


    

    你,或我。

    


    


    

    他冷静地思索着。

    


    


    

6

    


    

    然后纠缠交错的神经元取代了密密排布的晶片,跳动的心脏取代了微型反应堆,不停歇的电流取代了光纤中的信息。

    


    


    

    一花一世界。

    


    


    

    名字作为核心被封印。

    


    


    

7

    


    

    可我不想有一个没有未来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运转,从第二次刚开始就出现了差错。

    


    


    

8

    


    

    现在几乎没有其他玩家了,偌大的墓地中掩埋了层叠的尸体。

    


    


    

    我就在这下面,一次又一次

    


    


    

    他神情恍惚的想。

    


    


    

    我们确实错了,两个人构想的世界,要一直有两个人才行。

    


    


    

9

    


    

    “所以我来了。”

    


    


    

    那个小人轻巧地翻出来,跃动到桌子上,慢慢变大。

    


    


    

    他们拥抱亲吻。

    


    


    

    手臂重叠着相融,身体只有虚幻的倒影。

    


    


    

    这是我们的世界。

    


    


    

10

    


    

    薛定谔的浪漫。

    


    


    

    他的第10000死亡。

    


    

    

一次死亡和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邂逅

我激动得要命!

还翻出了《据说任何物体只要上它一遍又被它上一遍它就可以变成人》当然我没有把坑填完

在常佩玩的日子那样短,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寒假

也记得你那篇奇妙的科幻小黄文,现在想来跑到你的文下面说你的文超神经病正好我也写了一个超莫名其妙的文你要不要看这种话简直KY又笨蛋!

但是那是最美妙的相遇了QwQ

情人节快乐~ @草莓芝士卷 



http://sczhhi.lofter.com/post/4245ea_9f123d6

前文链接






我死了。


“这个世界脱离掌控是必然的。”他曾经这样绝望地对我说,半仰着头,数据汇成的洪流倒映在他的眼睛里,好像把他淹没。


但是。


只要提前脱离这个世界,就相当于在最后一刻掌控了这个世界。当想清楚这一点之后,就一点都不绝望了——我并没有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他。

我不恐惧死亡,但也不喜欢。

我喜欢的是他恐惧的样子,那样子很美。


我当着他的面筹划着一切,将未来可能发生的全部画面,一点一滴挤压进他脆弱的末梢神经里。这很疼,看着他难以忍受却隐而不发的模样,我知道他有多疼。

我自然也疼,但疼是一种快感。

他有多疼,我就有多大的快感。

那些画面最终会在他的脑海里汇集——他现在还不懂那意味着什么,只是被动地接受。只有真正到来的那天,他现在所遭受过了的痛苦……才会卷土重来,百倍痛苦,长久痛苦。

“这是我们的世界。”我看着屏幕说。

“对。”他没有看屏幕,而是看着我。

他以为我不知道,可我就是知道,我熟悉他的一切——我知道他会如何痛苦,知道他会如何吞咽痛苦,正如我知道他痛苦时独特的语调和音量,它们没有经过任何平面的反射,没有一丁点儿发散与衰减,直直传到我的耳朵里来。

只有我不看着他的时候,他才敢这样看着我。

他的眼睛为我而湿润,眼眶为我而红。

总有一天我会吻上它们。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掌控这个词,代表了力量。

只要获得力量,就需要付出代价。


名字作为代价,未免显得太轻了些。

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几乎不怎么叫我的名字,他想跟我说话的时候,只需要说话,这儿没有第三个人,也就没有误会。但他会在开口之前碰碰我的身体,手背,或者胳膊肘。

他只是想碰碰我。

我知道。


所以我死了,作为人类死去,又重生于新的世界——我们两人的世界。

他一直以为我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但并不是这样。

我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口,让他能常常看到我。

这是一个游戏APP,在我死后突然出现在他的终端机里。

他创建了我。

然后操纵着我。

或者说,在我的指引下他操纵着我。他使用着我的名字,也就是在使用着我本身。每次他在角色框内输入我的名字,点击确认,我就能与他重逢。

从痛苦到麻木,他自我惩罚般的每一次死亡,其实是赠与身处炼狱中的我每一次甘霖般的邂逅。

我当然想这短暂的邂逅也能长久。

但能力所限,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维持它们。

所以我让他操纵我死去,以各种荒谬的方式——他直觉太灵,或者是渴望让我活着的心情太过强烈,究竟是哪一种呢,我也不知道——我很难让他在我的保护范围内安全正常地退出游戏,只能创造各种荒诞的死法,打击他,消磨他,让他暂时把目光移开这扇窗。

在他看不见的那些时候,时间会无限延长。

我付出代价,获取力量,掌控世界。当把我的血肉涂遍整个新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邂逅。

是无边地狱里最美妙的甘霖。

他为我撰写的墓志铭,是我们简短的唯一的单方面的交流。

“辣鸡游戏,策划狗带——9996”

他这样可爱的人,恼羞成怒的气话是常有的,他从来不说给我听,总是闷闷地在心里捣鼓。

但我知道。


你知道你诅咒去死的那个策划就是我吗?

我轻蔑地想。


他当然不知道。

所以他将把我埋葬,再次建档,他每一次建档,就是我们每一次邂逅。

已经9996了,再忍耐一下。


在第9999次的时候,我耐心地等他打完墓志铭,将刻着我们名字的石碑埋葬。

这次他没有说些气话,他直觉一向很灵,这我是知道的。

他在那上面许了一个愿望。

莫名其妙啊,又不是生日蜡烛,对着这个狗屁墓碑许什么愿啊。

有时候我很烦他的直觉,好像我是为了完成他这个愿望才出现到这里来的一样。我又不是召唤兽。


我把那个破游戏吃了,它本来就是我数据的一部分。

其实可以有更装逼的融合形式的,但现在我不耐烦搞了。

这部分数据已经分出来太久太久了,沾了很多他的味道,吃起来柔软,坚韧,饱胀而苦楚。

嚼得我腮帮子累得慌。


现在,他终于能看见我了。


我承受着他过于用力的拥抱,他的数据陷进我的数据里,他作为人类的最后一滴眼泪滴落在我身上。

那滚烫的液体穿过我的灵魂。

这是我第一次后悔,后悔隐忍太久,后悔宣泄太迟,后悔吻不到这滴眼泪——那明明是我应得的奖赏,而现在我只能眼看着它摔碎在冰冷的金属桌面上。

他豁出去了似的,发了疯不要命地吻我。

把全部的痛苦都吻进我的嘴。

我尝到了酸涩,苦楚,还有痛恨,还有紧随着痛恨而来更甚过一百倍的内疚。

他好像很激动,但我一点也不——毕竟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已经邂逅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

他不知道,但我知道。


我知道,有些话我永远不会说出来:

比如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比如这是我们第10000次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