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一只猹

狗血三俗爱好者,内心洪荒之力奔涌

一次死亡和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邂逅

我激动得要命!

还翻出了《据说任何物体只要上它一遍又被它上一遍它就可以变成人》当然我没有把坑填完

在常佩玩的日子那样短,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寒假

也记得你那篇奇妙的科幻小黄文,现在想来跑到你的文下面说你的文超神经病正好我也写了一个超莫名其妙的文你要不要看这种话简直KY又笨蛋!

但是那是最美妙的相遇了QwQ

情人节快乐~ @草莓芝士卷 



http://sczhhi.lofter.com/post/4245ea_9f123d6

前文链接






我死了。


“这个世界脱离掌控是必然的。”他曾经这样绝望地对我说,半仰着头,数据汇成的洪流倒映在他的眼睛里,好像把他淹没。


但是。


只要提前脱离这个世界,就相当于在最后一刻掌控了这个世界。当想清楚这一点之后,就一点都不绝望了——我并没有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他。

我不恐惧死亡,但也不喜欢。

我喜欢的是他恐惧的样子,那样子很美。


我当着他的面筹划着一切,将未来可能发生的全部画面,一点一滴挤压进他脆弱的末梢神经里。这很疼,看着他难以忍受却隐而不发的模样,我知道他有多疼。

我自然也疼,但疼是一种快感。

他有多疼,我就有多大的快感。

那些画面最终会在他的脑海里汇集——他现在还不懂那意味着什么,只是被动地接受。只有真正到来的那天,他现在所遭受过了的痛苦……才会卷土重来,百倍痛苦,长久痛苦。

“这是我们的世界。”我看着屏幕说。

“对。”他没有看屏幕,而是看着我。

他以为我不知道,可我就是知道,我熟悉他的一切——我知道他会如何痛苦,知道他会如何吞咽痛苦,正如我知道他痛苦时独特的语调和音量,它们没有经过任何平面的反射,没有一丁点儿发散与衰减,直直传到我的耳朵里来。

只有我不看着他的时候,他才敢这样看着我。

他的眼睛为我而湿润,眼眶为我而红。

总有一天我会吻上它们。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掌控这个词,代表了力量。

只要获得力量,就需要付出代价。


名字作为代价,未免显得太轻了些。

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几乎不怎么叫我的名字,他想跟我说话的时候,只需要说话,这儿没有第三个人,也就没有误会。但他会在开口之前碰碰我的身体,手背,或者胳膊肘。

他只是想碰碰我。

我知道。


所以我死了,作为人类死去,又重生于新的世界——我们两人的世界。

他一直以为我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但并不是这样。

我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口,让他能常常看到我。

这是一个游戏APP,在我死后突然出现在他的终端机里。

他创建了我。

然后操纵着我。

或者说,在我的指引下他操纵着我。他使用着我的名字,也就是在使用着我本身。每次他在角色框内输入我的名字,点击确认,我就能与他重逢。

从痛苦到麻木,他自我惩罚般的每一次死亡,其实是赠与身处炼狱中的我每一次甘霖般的邂逅。

我当然想这短暂的邂逅也能长久。

但能力所限,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维持它们。

所以我让他操纵我死去,以各种荒谬的方式——他直觉太灵,或者是渴望让我活着的心情太过强烈,究竟是哪一种呢,我也不知道——我很难让他在我的保护范围内安全正常地退出游戏,只能创造各种荒诞的死法,打击他,消磨他,让他暂时把目光移开这扇窗。

在他看不见的那些时候,时间会无限延长。

我付出代价,获取力量,掌控世界。当把我的血肉涂遍整个新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邂逅。

是无边地狱里最美妙的甘霖。

他为我撰写的墓志铭,是我们简短的唯一的单方面的交流。

“辣鸡游戏,策划狗带——9996”

他这样可爱的人,恼羞成怒的气话是常有的,他从来不说给我听,总是闷闷地在心里捣鼓。

但我知道。


你知道你诅咒去死的那个策划就是我吗?

我轻蔑地想。


他当然不知道。

所以他将把我埋葬,再次建档,他每一次建档,就是我们每一次邂逅。

已经9996了,再忍耐一下。


在第9999次的时候,我耐心地等他打完墓志铭,将刻着我们名字的石碑埋葬。

这次他没有说些气话,他直觉一向很灵,这我是知道的。

他在那上面许了一个愿望。

莫名其妙啊,又不是生日蜡烛,对着这个狗屁墓碑许什么愿啊。

有时候我很烦他的直觉,好像我是为了完成他这个愿望才出现到这里来的一样。我又不是召唤兽。


我把那个破游戏吃了,它本来就是我数据的一部分。

其实可以有更装逼的融合形式的,但现在我不耐烦搞了。

这部分数据已经分出来太久太久了,沾了很多他的味道,吃起来柔软,坚韧,饱胀而苦楚。

嚼得我腮帮子累得慌。


现在,他终于能看见我了。


我承受着他过于用力的拥抱,他的数据陷进我的数据里,他作为人类的最后一滴眼泪滴落在我身上。

那滚烫的液体穿过我的灵魂。

这是我第一次后悔,后悔隐忍太久,后悔宣泄太迟,后悔吻不到这滴眼泪——那明明是我应得的奖赏,而现在我只能眼看着它摔碎在冰冷的金属桌面上。

他豁出去了似的,发了疯不要命地吻我。

把全部的痛苦都吻进我的嘴。

我尝到了酸涩,苦楚,还有痛恨,还有紧随着痛恨而来更甚过一百倍的内疚。

他好像很激动,但我一点也不——毕竟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已经邂逅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

他不知道,但我知道。


我知道,有些话我永远不会说出来:

比如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比如这是我们第10000次邂逅。

评论(2)

热度(9)

  1. 碳烤小羊排风中一只猹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你竟然还记得那篇文。接下来就可以交换戒指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