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一只猹

狗血三俗爱好者,内心洪荒之力奔涌

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死亡和一次邂逅

激动得哭出来,我的小伙伴,情人节快乐QwQ

草莓芝士卷:

情人节快乐! @风中一只猹 

    

总感觉相熟很多年了,算一下发现竟然才两年。

    

心友难得, 
                   
 所以写成什么样都禁止殴打我。        
      

    

 
                   
 我的手背叛了我的大脑,我不对这篇文负责(。)        
        
        
      

    


    


    

1

    


    


    


    

    窗帘拉起来了,房间里一片昏黑,终端机屏幕闪着诡异的黯淡绿光。

    


    


    

    又死了!

    


    


    

    他狠狠砸着拳头,在墓志铭上打出“辣鸡游戏,策划狗带——9996”。

    


    


    

    他玩这个游戏已经很长时间了,却没有一次超过25岁——他今年24岁,每次都会迎来莫名其妙的死亡。

    


    


    

    安全气囊因故障未能弹出,被抛出窗外撞墙而死。

    


    


    

    被狼扑来吃了个爽。

    


    


    

    喝母乳太猴急不慎窒息而死。

    


    


    

    玻璃插进脑壳里。

    


    


    

    被狗日死。

    


    


    

    ……

    


    


    

    他打开排行榜,高高挂着的107岁——一年前,仿佛一把刀子,狠狠戳进心窝里。

    


    


    

    都是你的错。

    


    


    

    全都是你的错。

    


    

    

    

他颤抖着手开始进行下一个人生。

    


    


    


    

2

    

    

    

  

    

  第9999次,选择墓地的瞬间。

    


    


    

    游戏图标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脸鼓鼓囊囊的小人,坐在原本放置游戏的地方,嘴里还使劲嚼着半块白色大字。

    


    


    

    他没有名字。

    


    


    

    就是字面意义的没有名字,他的头顶上的一行大字:没有名字。

    


    


    

    为了不妨碍叙述,就叫他没有名字吧。

    


    


    

    他没有惊讶和恐慌,而是伸手轻轻碰触了一下。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名字吃完了游戏后,开始寻找下一个食物。

    


    


    

    他收回了手指,脸上挂了些怅然的微笑。

    


    


    

    “你很像我之前的一个朋友。”

    


    

 

    

   “他曾经是有名字的。”

    


    

 

    

   “后来他把他的名字送给了我。”

    


    

   

    

     “但我弄丢了。”

    


    


    

    “我们都没有名字了。”

    


    


    


    

3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实际上只有几个月。

    


    


    

    但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了经历了9999次人生,这几个月也就和很多很多年划等号了。

    


    


    

    曾经两个志趣相投的伙伴,志趣相投到公用一个名字。

    


    


    

    “我们的游戏……我们的人生……”

    


    


    

    一个是曾经名字都没有的贫民,一个是只有名字的贫民,还要着重强调一下,两个原始人类。他们自然没有资格享受到供新人类的模拟人生仓,连第七代人造人的待遇都不如。

    


    


    

    至少他们还可以通过零件的更新换代间接达成。

    


    


    

    “这是我们的世界。”

    


    


    

    那个少年目光灼灼,连带周围都闪着光,好像十年一度的光子爆照提前到来一样。

    


    


    

    “对。”

    


    


    

    自己当时是这样回答的吧。

    


    


    

    他维护了这个世界,代价只是一个名字。

    


    


    

    多么划算。

    


    


    

4

    


    

  

    

   说不清是谁的错,因为谁都没有错。

    


    

5

    


    


    

    这个世界脱离掌控是必然的,用廉价的地此方运算机都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所以这个世界被摧毁的那天也就显得格外绝望。

    


    


    

    “我不会放弃的。”

    


    


    

    这次他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不过是真亮:数不胜数的数据汇成奔腾的河流在他面颊呼啸而过。

    


    


    

    他也终于作出这个决定。

    


    


    

    既然世界会被摧毁,那就成为新的世界。

    


    


    

    你,或我。

    


    


    

    他冷静地思索着。

    


    


    

6

    


    

    然后纠缠交错的神经元取代了密密排布的晶片,跳动的心脏取代了微型反应堆,不停歇的电流取代了光纤中的信息。

    


    


    

    一花一世界。

    


    


    

    名字作为核心被封印。

    


    


    

7

    


    

    可我不想有一个没有未来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运转,从第二次刚开始就出现了差错。

    


    


    

8

    


    

    现在几乎没有其他玩家了,偌大的墓地中掩埋了层叠的尸体。

    


    


    

    我就在这下面,一次又一次

    


    


    

    他神情恍惚的想。

    


    


    

    我们确实错了,两个人构想的世界,要一直有两个人才行。

    


    


    

9

    


    

    “所以我来了。”

    


    


    

    那个小人轻巧地翻出来,跃动到桌子上,慢慢变大。

    


    


    

    他们拥抱亲吻。

    


    


    

    手臂重叠着相融,身体只有虚幻的倒影。

    


    


    

    这是我们的世界。

    


    


    

10

    


    

    薛定谔的浪漫。

    


    


    

    他的第10000死亡。

    


    

    

评论

热度(14)

  1. 风中一只猹碳烤小羊排 转载了此文字
    激动得哭出来,我的小伙伴,情人节快乐QwQ